易记域名:www.mmk42.com

公公娶妻1

2022-05-26

第一章
作者:笑游红尘
“我不答应!”
莫念慈慌张地自椅子站起,惊愕地说道。
“你有选择的余地吗”她大嫂吴明珠冷冷的说道。
“我不嫁,说什么找也不嫁!”莫念慈坚持地说。“于员外都已经六十多岁了,而我……不,我绝不答应。”她绕着桌子踱步,一脸的坚决。
“你也快二十了,还不嫁人难道要你哥养你一辈子吗”吴明珠敛眉怒目,看得莫念慈心惊胆战。
“我……我不会拖累大哥的。”莫念慈勉强反驳道。
“你还不知道你已经拖累我们了吗”
“我没有。”莫念慈急忙辩道。
事实上,这个家除了大哥种田所得的微薄报酬,其余的开销都是她替人做针线活儿,以此来换取些微的温饱。只是大嫂这两年来又陆续生了两个娃儿,一个又一个的娃儿,已经把这个家给拖垮了,任她做再多,说不够一家的开销。没想到,现在大嫂居然把脑筋动到她身上,还说是她拖累了这个家
“念慈,你都快二十了。”吴明珠软下了口气。“我们女孩子大都在及绊后就出嫁了,而你拖到现在还没嫁出去,再拖下去要嫁就难了。我也是为你好啊,难得有人来提亲,你就答应了吧。”
其实也不是没人来提亲,莫念慈在县内可是远近驰名的大美人,只是家世太差了些,家中贫穷到无立锥之地,连田都是向别人租来的,一些有钱人家是不可能娶她当正室的。当然,如果对方有钱,吴明珠也不介意让莫念慈当人家的续弦,只是让她满意的对象一直没出现,每次来提亲的都是和他们一样穷的年轻小伙子,真是气煞人也。
莫念慈的婚事,也就这样一年一年耽搁了下来。不过,这一次就不一样了,吴明珠对这于员外可满意极了。
这于员外名唤于太任,是去年才搬来县内的。一搬来就大手笔地买下了县内大半的土地,连他们现在耕种的土地都是于员外租给他们的。现在于员外看上了莫念慈,那不就表示他们家要开始走运了吗
“大嫂,我可以一辈子不嫁。”莫念慈哀求着。“以后我也会更认真工作,绝不会拖累大家的。”
“你再怎么工作,能赚得了五百两白银吗”
“五百两”莫念慈惊唿出声。即使她一辈子不眠不休地努力工作,也赚不了这么多。“于员外答应给我们五百两聘金,而且连我们现在耕种的田地都送给我们。”吴明珠讲到这些,眼睛都发亮了。“这么好的人,你嫁给他也不冤枉了。”
“大哥怎么说”莫念慈抱着一丝希望问道。
“他没有意见。”吴明珠不在意地挥挥手。“他当然也希望你能嫁个好丈夫。”她强调道。
有钱就是好丈夫吗莫念慈悲哀地自问。如果爹娘还在就好了,他们不会容许这种事发生的。
几年前,她的父亲因病去世,撇下了他们孤儿寡母。原本学堂配置给夫子的房舍,也在父亲骤逝后收了回去,一家生活顿时陷入困境。
莫念慈凄然地回想,他们曾经是多么快乐啊!虽然不顶富有,但生活总还过得去。父亲去世之后,母亲的身体也日渐孱弱,没多久也撒手西归,留下她和哥哥相依为命。
原本寄望大哥能苦读诗书,将来光耀门楣,但那显然是个奢望,大哥根本不是读书的料,连在学堂当个夫子也没办法,只得当个出卖劳力的农人。
不过,当真百无一用是书生,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哥耕起田来,也差了别人一截,以致他们的生活每下愈况。自此后,性情温和的大哥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有时竟暴戾得令人难以相信。
原本就温和柔顺的莫念慈,在这种情况下,很快便觉悟到,只有温顺和服从,才是自保之道。而大嫂她也变了,原本善良的小妇人,如今被生活给逼急了,敦厚的天性已然消失,现在竟算计起她的婚姻来了。
“大嫂,我不想嫁。”她再次鼓起勇气拒绝。
其实她从不曾拒绝过任何事,只要是大哥、大嫂提出的事,她都尽量做到,但如今事关她的终身,她可不能再沉默了。
不过一向柔顺惯了的莫念慈,细细柔柔的声音丝毫没有任何威力,而吴明珠也不将她的话放在眼里。
“这事可由不得你!”吴明珠挑明道:“我已经收了人家的聘金,再过三日,与员外就会派人来迎娶了。”
“什么”莫念慈如遭青天霹雳。“你现在才告诉我这件事,不是摆明了要逼我嫁吗”
“你要这么想也行。”吴明珠可不管。“不过这件亲事并不会委屈你,事实上,你还算是高攀人家呢!”
“我宁可不高攀。”莫念慈低语着,然后又抬头看着吴明珠。“如果我不答应呢”
“不答应!”吴明珠露出冷笑,莫念慈心中一颤。“那也成。反正你抢手得紧,除了于员外,还有人想要你。”
“谁”莫念慈追问着,希望有个较能接受的结果。
“丽春院!”吴明珠满意地看到莫念慈的脸色霎时变得苍白,“那徐嬷嬷跟找提过好几次了,她也愿意花五百两的银子买你。以一个二十岁的姑娘而言,你的身价是很高的了。怎样,你想去吗”
莫念慈脚一软,跌坐在床榻上。
“你可以选择。”吴明珠撂下了话,“三月后,不上于员外的花轿,那就上丽香院的轿子吧!”说完,便出门去了。
莫念慈淌下了泪珠,她是被卖了吧,两种选择都不是她所能接受的。她的幸福必须就此断送吗而她甚至不曾享受过幸福啊。
此刻,一向柔顺的莫念慈,心中生起了抗拒心。为什么她必须接受他们的安排她一向服从,但瞧瞧她得到了什么下场她被“卖”了,五百两白银!她该庆幸自己至少还有这么高的身价吧,她嘲讽地想着。
或许她该离开这个家不像家的地方,去自谋生计才是。莫念慈心中突然涌现这个念头,不过马上就打了退堂鼓。她不可能找到活儿的,而一个未婚女子要自立门户。也是不容许的。而且,即使哥哥如此待她,有时又暴躁易怒,但这分爱仍是不减的。
如果她的牺牲,能让大哥他们从此生活不虞匮乏。那……或许她该同意的。只是,那于员外已经六十多岁了,莫念慈怎么也无法想像一个白发苍苍的男人,就是自己未来的丈夫啊!
唉!她该怎么办才好
莫念慈毕竟是上了花轿。权衡之下,服侍一个白发苍苍、齿危发秃的老人,总比服侍丽香院来来往往的寻芳客来得好吧,所以她含悲忍辱地上了花轿,被送往于家来了。
值得庆幸的,她至少还是人家的正室,若是再帮于员外生个孩子,地位就牢不可破了。这些话都是大嫂在她上花轿前的殷殷叮咛,如果她的地位稳固了,那娘家的经济支援也就更牢固,这才是她大嫂的主要目的。
但这些都不是莫念慈所担忧的。此刻,她最担心的还是即将来临的洞房花烛夜。送入洞房后,于员外……不,说是老爷了,他又回到前厅敬酒。从他的声音听起来,他似乎很高兴,可她却紧张得很,真希望他永远也别进来。
当然,一如以往,她的愿望是不可能成真的。似乎才一会儿时间,老爷又回来了。
听到他摒退左右的命令,莫念慈的心简直要蹦出心口了、两手在衣袖下握得死紧的坐在床上,一动也不敢。
慢慢的,她的红盖头被掀开了,映入她眼帘的是个笑容满面、醉态可掬的老者。在这之前,她从未见过于员外,不过眼前这个人该是她的夫婿吧。
此刻莫念慈有种想笑的冲动。她并不曾期待过自己未来的丈夫如同潘安再世一般俊美,但至少……至少不是个老头子啊!眼前这人,虽然和蔼慈祥的看着她,她的心仍是激不起一丝暖意。
“你不用怕呀,我不会对你怎样的。”于大任虽然喝了不少酒,但神智尚称清醒,也很了解她的想法。
“对不起。”见他往前站一步,莫念慈更往床里缩。
“好了,好了,你不用再缩了,我不会再前进了。”于大任心情并不因她的举动而沮丧,他蜇身走至桌前,吃起放在桌前的小甜点。
而莫念慈,只是惊疑不定地瞧着他。
“我想,要你跟我圆房也不太可能吧”于大任轻松地问道。
“圆房”莫念慈脸一白,这个其貌不扬,身长不到五尺,声音不似一般男人低沉,反显有些尖锐,一头白发加上细瘦如柴的身材,他要与她圆房!天啊!她要晕倒了,也许这样她才有办法忍受。
“干嘛吓成那样”于大任有点受辱的感觉。“与我圆房有那么可怕吗”
他知道自己的德性,不过这个如花似玉的妻子也未免太不给他留面子了,关于这点,他们可得好好沟通;毕竟他娶妻子就是为了面子,否则他何必费心娶来全县最美的女人
仔细一看,这女孩实在美得诱人,一点也不像个普通的农家女,那一股高雅婉约的气质是一般庄稼女所缺乏的,也许跟她的爹亲有关吧。听说她爹死前还是县内知名的学堂先生,所教育出的女儿果然不是,困顿的生活并未磨去她与生俱来的贵气。他相信,他这位夫人绝对傲视群雌。而他将成为通县最有面子的男人。
“对不起。”这句话成了莫念慈的口头禅。
“算了。”于大任摆摆手。“我们言归正传,谈谈你最担忧害怕的问题。”
莫念慈瞪大眼,直勾勾地看着他,等待他说出重点。
“别怕,我不会与你圆房的。”他惊人地宣布道。“不止是今天,以后也是一样。”
莫念慈大大地松口气,但……“为什么”她并不期待与他洞房,但他的话实在太让人意外,她不得不问清楚。
“不必怀疑,并不是你的魅力不足,只是……”于大任略一犹豫,还是脱口而出,“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“是吗”莫念慈自己演绎出一套结论,他必定是上了年纪,所以才“不行”了,但……似乎还是有什么地方怪怪的。“既然你……呃……为什么你还要娶我”
于大任沉吟一番,决定实话实说。
“既然我们是夫妻了,我也就坦白告诉你,其实我是个太监。”
这句话更让莫念慈讶异,“太监!但是你是太监的话,何必娶我”从没听过太监娶妻的,而她居然成了一个太监的妻子!
“不必惊讶,我真的是太监。你总不去想要验明正身才肯相信吧”
“不必了。”莫念慈窘得涨红脸。“你…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“县里没有人知道我是太监,我也不汀算让他们知道。”于大任说明道,“男人是很爱面子的,我即使不是完整的男人,可也忍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。”
他接着说:“去年自宫中告老回乡,就在这儿落脚,一切都很顺利,我也成了县内举足轻重的人物,不过,一个没有妻子的人,总是会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隐衷。我可不愿辛苦建立的名声就这么毁了。”
“所以你娶了我”莫念慈接口道。
“是的。”于大人得意极了。“我派人调查过了,而你是评价最高的,不仅貌美如花,又克勤克俭、性情温顺,是个非常适当的人选。”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莫念慈不知该如何作答。“你跟我说了这些,不怕我泄漏出去吗”
“我相信你对家人的忠诚。”于大任褒奖道。“你大哥那种家庭,你都能任劳任怨地待这么久,我相信你是不会背叛我的。”
莫念慈悲哀地无言以对。
“那么,我们已经知道彼此的立场了”他问道。
“你希望我怎么做”莫念慈问。
“我知道你嫁给我是委屈了些。”于大任怜悯的说。“但既然你已经嫁给我了,我希望你能看开些。私底下,我们不会同床共枕的,你不用担心。但是……”他眼光忽然凌厉起来。“我不喜欢有个红杏出墙的娘子,你懂我的意思吧”
“我懂。”莫念慈点点头。这不就是要她守活寡吗
“那就好。”于大任欣慰地笑了。“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女孩。只要你扮演好妻子的角色,让我在外面抬得起头来,我是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“我会的。”莫念慈答应了。
“那好,你好好休息吧,戴着那凤冠也顶累的。”他体贴地说。“我到内室去睡,这儿就让你休息。”
待他走后,莫念慈浑身乏力地跌坐在床上。一会儿后,她才虚脱似的脱去了身上的大红新娘服,缓慢地将之折好。
她出神地轻抚着那火红的衣裳。这一生唯一次穿礼服的机会她己穿过了,但她却丝毫没有新嫁娘的喜悦。而她的新郎……唉!他也没有当新郎的自觉。
亏得附近的女孩都羡慕她嫁得如此富有的夫婿,聘金和礼品多得今人眼红,连迎亲队伍也是空前的庞大,让她们嫉羡得眼都红了。但这些外在的虚华又有何用,她的丈夫是个告老还乡的太监,而她即将当个活寡妇。
她的洞房花烛夜,在人单影只中度过,可以想见今后也将是如此,这种婚姻值得称羡吗莫念慈掉下了隐忍已久的泪珠。
如果可以,她宁愿嫁个平民老百姓,虽不富足,但只要他们能相知相惜,再苦的日子她也能过。但如今,一切都已成泡影。莫念慈已经不知道生活中还有什么是值得她期待的了。
任靖杰,是位世袭爵位的侯爷。在尸位累餐的王族间,他算是十分与众不同,因为他并不以权位为重,反倒多次追随将军北征瓦刺,立下多次战功,却又坚不入宫受封,所以靖安侯的名称虽十分响亮,却极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。
正因如此,任靖杰反而能不受拘束地利用闲暇时间,到处游历名胜古幽,享受自由的生活。这日,他带着身边唯一的侍卫,也是与他情同手足的兄弟冷如风,来到了通县。
“如风,再过几日就得回京了。”任靖杰说道,言下颇有不甘心之意。
“已经出来两个月了,难道你还不满意吗”冷如风一脸的警惕。“再不回去,老夫人会生气的。”
“别提娘了。”任靖杰一脸无趣,“先找间客栈歇一下,我饿了。”
两人说说笑笑的,往街上走去,远远地便看见一座富丽堂皇的高楼,那高楼红砖绿瓦,柱上雕刻了不少美丽的图案。门上的中央一块匾额,龙飞凤舞地写了庆升酒楼”四个大字。
“这酒楼可真不同凡响啊!”任靖杰惊诧道。走过大江南北,看过不少客栈旅舍,很少有装饰的如此美轮美奂的酒楼,那使连京城内都少见呢。
“是啊。”冷如风也大开眼界。
进了酒楼,两人还等了一会才有座位。这酒楼真是生意兴隆,到处人满为患。
吃饱喝足后,任靖杰传来了店小二,问道:“小二哥,连家牌楼的老板是谁啊”他好奇地问道。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,这酒楼的菜色,真有些神似宫中的御膳。
“是于员外。”小二骄傲地介绍道。“老爷子可是我们县内最出名的大善人,而这庆升酒楼也是远近弛名的地方,过往的旅客都要来一探究竟呢!客倌,您说这菜色还不错吧”
“是啊。”任靖杰笑着同意。以-般平民百姓而言,这酒楼的菜色的确可属一流。“对了,你们这里什么地方最好玩”
“嗯……应该是这附近的念慈园吧。”
“念慈园”任靖杰沉吟一番。“请问那儿有什么特色吗”
“三个月前,我们老爷娶了一房美丽的妻室,于夫人可是我们县内第一大美人呢。老爷疼她疼得不得了!”小二口沫横飞地说着,“才新婚不久,便斥资为夫人建了念慈园,以供夫人赏花游憩,园子就以夫人的闺名为名了。老爷待人极好,平日那园子也供大家入园欣赏,不过,太阳将落时,就不准再进入了。”
“为什么”
“那之后,整座园子便只为夫人而备了。”小二一脸憧憬地说。“你们说,老爷是不是很疼夫人”
“的确。”任靖杰毫无异议地同意。
就他而言,实在无法想像有哪一种女子,值得男人娇宠若此活到二十六岁了,他也从末遇过一个他想珍惜疼爱的女子。这于员外可算是奇葩吧。
“如风,这念慈园可不能错过。”
“是。”冷如风就知道他会这么说。
根据店小二所指示的路径,不一会儿任靖杰他们就找到了念慈园,朱红色的大们正敞开着,欢迎过往的人驻足欣赏。
两人信步走了进去。进门的一条道路,都用光滑的云石砌成,像镜子般如照映人面。走过了小径,路的尽头是一座亭子,四周松树环绕,凉风吹来更觉清爽。
转过亭子,便看见一座玲珑的假山,喷泉不断地涌出。上了山坡向下一望,假山的四面,一片汪洋的碧水,从四面流聚到中间来。
在这个大池子的上方,建造了一座大楼,也就是“念慈楼”。楼悬空在池中,睡莲浮在水面,一阵阵花香不断地飘散到楼上。
这念慈楼造得十分华丽精巧,游廊上更摆满了很多上等的花草盆景。楼内则摆满了名画、古董,都是难得一见的上品。
“这念慈楼果真建得富丽堂皇,楼外的花园也十分幽雅脱俗。”任靖杰赞叹道。
“我们侯府可不会输给它。”冷如风不表赞同。
“那怎么能相提并论。”任靖杰笑道,“一般的平民百姓,居然有这等手笔,可算难能可贵了。”
“少爷,园子也游过了,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太阳也快下山了。”冷如风催促道。
“急什么呢”任靖杰还恋恋难舍。“这念慈楼内不知住着什么样的天仙佳人,能让她的夫婿娇宠若此晋代有位石崇为他的爱妾建造了绿珠楼,照找看这念慈园可不输给石崇那美轮美奂的金谷园。这于员外和他的夫人必定是令人称羡的神仙眷侣。”言下之意似乎十分神往。
“何必羡慕”冷如风浇了他一盆冷水。“只要你愿意,建一百座楼房也不是问题,而且多得是女子愿意让你金屋藏娇。”
“谢啦。”任靖杰敬谢不敏道。“我可不是汉武帝,建不了金屋的。不过,难道你对这园子的主人一点都不好奇吗”
“我对回客栈的兴趣还比较大些。”好奇一向不是冷如风的个性特质。
“真无趣。”任靖杰撇撇嘴,从善如流地回头在大门方向走。才走没几步,又不知不觉地回头往念慈楼看去。这一看,他的目光就定住了。
只见在念慈楼的二楼,突出水面的楼台上,坐着一位宫装孺裙打扮的女子,任靖杰和她尚有一段距离,自是看不清她的真实容貌,不过由她窈窕轻盈的体态,也可猜知容貌必定不俗。不知为何,见过无数美女的任靖杰,眼睛就是离不开她。
忽然,他脸色大变,身子一跃而上,施展绝顶轻功。将快落人水面的人儿捞了上来,几个起落后又重回楼台上,怀中的人儿惊魂未定地直瞅住他。
莫念慈愕然地睁大眼,看着这个抱住她的男人。
“你还好吧”任靖杰关切地问着怀中的美人儿,上下地逡巡着,忘了把她放下。
“我很好。”莫念慈被他的眼光瞧得浑身不自在,挣扎着欲下地。
任靖杰这才发觉自己把人家抱得紧紧的,脸红燥热地放下她。“没事吧”他呐呐地再次确定。
“是的,谢谢公子救命之恩。”
一时间,两人只能无措地站着。
莫念慈惊魂甫定,不明白怎会发生这种事前一刻,她还在欣赏着池中的莲花,下一刻,她便已在这个男人的怀中了。
“你怎么会掉下去的”他好奇地问道。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她只记得看着那一池的莲花,觉得它们好美,也好自由,自在地吐露着芬芳,而她……不知不觉地愈靠愈近,就这样跌了下去。
深吸口气,她偷偷抬睫打量眼前这位素昧平生的救命恩人,他有一张瘦削的脸庞,挺直的鼻粱和方正的下已,浓浓的眉毛下有犀利的眼神,此刻他正拿那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睛看着她,好似在研究着她落水的原因。
任靖杰自知无礼,不过还是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看。方才远远地看她就已觉得她十分美丽,此刻近距离一看,更是美得出奇,梳成发髻的头发因方才的意外而略微散乱,发丝在和风的吹拂下,在颊边微微飘动,衬得整个人更加柔美。
唉!她是如此的娇小,甚至还不到他的肩膀,不过整体看起来自是十分赏心悦目。瞧她不安地站在那儿,有一丝羞怯,似乎不知要如何来应付这种场面。在夕阳的余晕下,她有如一朵纯洁美丽的花朵,看来楚楚动人,让人忍不住呵护她。
“这位公子……”莫念慈被他瞧得燥热起来。“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她脱口而出。
“啊!”任靖杰未料到她会说出这番话,一时无法反应过来。
“对不起。”莫念慈为自己的无礼懊恼。“我不是不感激您的救命大恩,只是……这儿是不许外人上来的。”
于大任极好面子,斥资建了这座园子,名义上是为她而建,实际上只是为了炫耀他的多金罢了。尤其最近他的生意蒸蒸日上,财源广进,就更大手笔的为这座园子添购了许多古画古玩。
不过,尽管如此,他还算贴心的为她建了念慈楼,只供她一人赏玩,外人是不得进入的,何况是救命恩人这样一个年轻男子,更是来宾止步。
“我了解。”任靖杰当然知道他们两人单独独处一室是极为失礼的,不过他就是舍不得走。“我马上就下去。不过在我下去之前,能请教姑娘的芳名吗”他大胆地问出来,顾不得礼貌。
“我……”莫念慈稍犹豫一下。由他的眼神,她可以看出他对她十分感兴趣。不过如果她说出名字,他眼中那簇火花就会消失了吧;奇异的,莫念慈居然想要他这样看着自己,不想那簇火花消失。“我……”
不必她回答,已有人回答了他的问题。
“念慈!念慈!”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,以略带高亢的嗓音,人未到声先至的由外奔了进来。“听说你掉到池子里去,没事吧”
“老爷,我没事。”莫念慈急忙回答,边抬眼看了看救命恩人,只见他先是愕然,然后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,那抹火光果然消失。
“念慈”于大任纳闷地看着她,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才发现任靖杰的存在。“这位是”
“他是我的救命恩人,就是这位公子救我上来的。”莫念慈介绍着。
“是这样啊!”于大任心无芥蒂地笑了,似乎不觉得他们两人单独在一起有什么不对,他向任靖杰笑道:“谢谢你救了内人,不知公子如何称唿”
“在下任靖杰。”他的声音失去了些活力。
“任公子,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,今晚不如在舍下用膳吧!”于大任热情的说道。
“不了,我回客栈就行了。”任靖杰不自在地拒绝了。方才他还对人家的妻子有非分之想,这会儿叫他怎么有脸去接受人家的招待
“不用客气。”于大任不容拒绝的拉起他的手,往楼下走去:“舍下的菜色绝对比客栈好……”
莫念慈跟在后头,慢慢的下楼去。适才略曾激动的心湖已然逝去,她又回到那个心如止水的莫念慈。